近7年后最高法院重审庞青年涉嫌诈骗2亿元

张颖/上游新闻在河南省南阳市“水车氢车”事件后,“疯狂汽车制造商”、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和青年汽车站站在舆论的最前沿。过去发生的各种经营问题层出不穷,围绕庞青年的诸多纠纷一个接一个地涌现出来。鄂尔多斯萨博汽车项目就是其中之一。

怡嘉和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怡嘉和”)与友谊汽车的合作因友谊汽车收购萨博失败而破裂。

易家河未能要求存入两亿元,并向吉林省白山市公安局报案。警方提起了一起欺诈刑事案件。但是,由于庞青年是浙江省人大代表,在采取强制措施之前,必须报浙江省人大常委会批准。

庞青年无法联系到此案,目前此案已被搁置。

8月22日,上游记者获悉,刑事案件搁置后,双方又打了近七年的民事诉讼。

二审败诉后,易家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目前,已经对最高法律进行了复审。易家河于8月19日收到最高人民法院的应诉通知。

鄂尔多斯萨博汽车项目价值260亿元,是围绕庞青年的诸多纠纷之一,也是一个典型的纠纷。

2010年,荷兰跑车制造商世爵收购了SAAB,但萨博的财务状况并不十分乐观。世爵开始在中国寻找家园,并计划出售萨博。

庞青年和青年渴望进一步扩大企业规模,并与瑞典萨博汽车公司(以下简称萨博)就合资企业的并购事宜共同举行会谈。

该行业对萨博的合资企业和审批前景不太乐观。

庞青年有不同的看法,“萨博的盈亏平衡点是生产和销售8万辆汽车,超过这一点就可以实现利润,另外6000万欧元的注资公司可以进入正常的生产经营状态。

“2011年4月15日,世爵CEO穆勒来到杭州,与YMC达成了初步收购协议。同年6月13日,YMC与萨博联合一大集团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和认购协议。

同时,鄂尔多斯市政府也想收购萨博。经过一些困难之后,鄂尔多斯市政府与这辆年轻的汽车达成共识,并于2011年8月18日和26日签署了几项协议。在成功收购萨博后,这辆年轻的汽车承诺投资260亿元在鄂尔多斯东胜区建一家工厂生产乘用车。

鄂尔多斯市政府在投资建厂时,需要向年轻汽车分配6亿吨煤炭资源和7亿吨煤炭资源。此外,鄂尔多斯还为该项目提供3亿元贷款,为萨博项目提供商业用地。

这一切的前提是青年汽车成功收购萨博并在鄂尔多斯投入生产。

根据调查信息,鄂尔多斯青年汽车有限公司于2011年9月1日正式成立。其业务范围涵盖汽车零部件的制造和销售。销售超过九个座位的公共汽车和卡车。

上游记者从多个交叉渠道了解到,鄂尔多斯市政府承诺的首批3亿委托贷款已在公司成立后如期到位。

庞青年涉嫌诈骗2亿元,并被立案与鄂尔多斯市政府合作,庞青年计划将协议中的煤炭资源出售给第三方内蒙古民营企业一家合公司。

对能源专业公司易家河来说,13亿吨的煤炭资源非常有吸引力。

出人意料的是,这种合作给双方带来了长达7年的争端。

易家河副总经理、本案第一再审代理人高凤祥在接受上游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鄂尔多斯本地人的介绍,易家河公司董事长邹继峰认识庞青年,并与他就收购事宜进行了谈判。

高凤翔回忆道:“当时,介绍人说庞青年是年轻莲花汽车公司的所有者。他持有鄂尔多斯市政府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署的《投资协议》。鄂尔多斯市政府同意分配13亿吨煤炭资源,并相信庞青年。

“2011年11月15日,双方签署合作协议,同意青年车将分别以8亿元和23亿元的价格向易家河出售鄂尔多斯市政府分配的6亿吨煤炭资源和7亿吨煤炭资源。青年汽车将浙江莲花公司15%的股份转让给易家河公司,总价12亿元,合计43亿元。同时,青年汽车与易家河公司和鄂尔多斯市政府签订协议,同意向易家河公司转让和调拨煤炭资源。

根据协议,易家河从公司所在地吉林白山市缴纳了2亿元的保证金。

在煤炭资源转售协议签署的同一天,扬汽车收购萨博发生了一起事故。

2011年11月15日,青年汽车、兆业集团和萨博之间的合作备忘录有效期到期并被取消,这也意味着萨博汽车的收购被终止。

收购萨博失败,鄂尔多斯市政府的煤炭目标不能分配给年轻的汽车。

得知收购无望后,易家河开始向这辆年轻的汽车索要已经支付的2亿元定金。

2012年4月后,易家河的法定代表人邹继峰开始前往青年车所在的浙江金华,要求存款2亿元。

据易家河相关负责人介绍,2012年11月与庞青年达成口头协议。庞青年将于2013年1月10日左右先向鄂尔多斯市政府返还1亿元,向易家河返还2亿元存款。

然而,到了约定的日期,彭青年无法联系上。

如果没有要求押金,一家河决定报警。

2013年11月29日,邹奇峰向白山市警方报案,称2亿元存款已从白山市汇出。

易佳赫认为,在萨博收购失败的那天,这辆年轻的汽车被卖给了易佳赫,易佳赫认为它被骗了。

白山市公安局2014年3月24日在《重要情况专题报告》中对庞青年涉嫌合同诈骗案件的调查报告显示,2013年11月29日,白山市公安局经济调查支队收到邹继峰的报告。同年12月16日,白山市公安局依法立案调查庞青年涉嫌合同诈骗案件。三天后,它查封了这辆年轻汽车的2亿元账户。

警方初步调查显示,彭青年涉嫌的合同欺诈包括四个因素:第一,虚构收购萨博股份;第二,邹奇峰能够获得地方政府对煤炭资源的优惠政策是虚构的。第三个事实是,对萨博汽车公司的虚假收购已提交商务部。第四,向投资者提供虚假资产报告。

上述事实需要进一步证实。

根据《青年汽车举报警察违法行为报告》,2013年12月19日,庞青年被立案后的第三天,青年汽车向公安部提交了一份关于吉林省白山市公安局非法干预经济纠纷的投诉,称白山市公安局办案违法。为了防止事态扩大和造成不良影响,确保企业正常经营,要求公安部制止白山市公安局的违法行为。

起诉书称:“易家河与青年汽车三方签订了“合作协议”和补充协议,同意易家河在接受我公司股份和煤炭资源探矿权后两个月内支付43亿元。

自协议签订以来,易家河只缴纳了2亿元保证金(未按约定时间缴纳),至今未缴纳41亿元,从根本上违反了合同,根据协议和法律规定没收了2亿元保证金。

不到一个月后,青年汽车集团所在地浙江省金华市公安局向公安部警务督察局提交了《吉林省白山市公安局涉嫌干预经济纠纷的报告》,反映出白山市公安局立案严重违反了相关规定。

敦促白山市公安局立即停止干预经济纠纷,撤销对这辆小汽车及其负责人庞青年提起诉讼的决定。

该报告的内容显示,白山警方在10天内三次派人到浙江金华,决定立案并办理传唤手续,要求传唤该青年车负责人进行讯问。然而,由于当事人未能在他出差时通知他,2013年12月19日,与该青年车相关的账户中的2亿元资金被冻结。“青年汽车是我市的龙头企业,纳税大户,其法定代表人庞青年是全国知名企业家和浙江省人大代表。目前,企业正处于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面临巨大压力和困难。

随着这一年的临近,企业10,000多名员工的工资必须按时支付。如果账户不及时解冻,将影响企业的生存和社会稳定”。浙江省公安局经济调查组给吉林省公安局经济调查组发了一封内容相同的信,要求立即停止对该案的处理。浙江省金华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向有关部门提交了《关于吉林白山市公安局涉嫌经济纠纷案件监督请求的函》(金华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令2014年[第2号)。

针对上述情况,公安部两次要求吉林警方进行检查。

白山市警方两次前往吉林省公安厅对此案进行专题报道。

2014年3月14日,据吉林省报道,公安部表示,具体问题将首先由吉林省和浙江省公安部门研究解决,同时通知白山市公安局,可以自行开展工作。

在接到公安部消息的当天,白山市警方重新开始处理此案。

由于庞青年作为浙江省人大代表的身份,庞青年未能出庭,逮捕审批程序也未开始。

当刑事案件陷入僵局时,民事案件经历了三个级别和四个法院。刑事民事案件已经持续了将近七年。

2012年,邹继峰的合伙人起诉了这辆年轻的汽车,声称彭青年犯了欺诈罪,在签署合同前没有及时通知购买者,并要求返还2亿英镑定金。

2013年,庞青年对易家河提起反诉,称收购因资金支付不及时而失败,并要求赔偿损失。

根据相关材料,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7月10日受理此案,最高人民法院因管辖权争议最终决定将此案移送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并于2015年3月13日受理。

2016年1月18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2015)浙商子楚第二民事判决,裁定庞青年应返还1亿元存款。

双方均拒绝接受该决定,并于2016年上半年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2018年4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第六庭就庞青年与易家河之间的合同纠纷举行公开审判。

在第二种情况下,YV认为,根据合作协议,双方履行义务的顺序应为23亿元。青年志愿者将使用这些资金购买相关项目。收购成功后,YV将在鄂尔多斯成立一家生产萨博品牌汽车的企业。只有到那时,政府才能将7亿吨煤炭资源移交给青年志愿者组织。

据此,在23亿元的支付中没有所谓的辩护权。

扬汽车表示,虽然收购萨博不成功,但已经收购了萨博凤凰平台技术,并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署了新的投资协议,该协议仍承诺保持原有煤炭资源配置待遇不变。

青年汽车还认为,易家河未能履行支付23亿元的义务已经构成了根本违约。

不仅收购萨博的股权失败,而且萨博的汽车项目也无法位于鄂尔多斯设备制造基地。易家河无权要求返还2亿元存款。

2018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第458号民事判决。

判决认为,在履行合同时,易家河没有支付这笔钱,因为彭青年的海外收购没有成功的迹象。违反双方约定的,按照保证金的处罚追究责任。这笔2亿元的存款归庞青年的公司所有,没有归还给易家河。

最高法院的重审案件没有得到伊贾赫的批准。

高凤翔对上游记者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合作协议及其补充协议是否有效以及涉嫌欺诈一目了然。

他认为,本案涉及的协议依据的是《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完善煤炭资源管理的意见》(内政部令2009年[第50号),但许多协议不符合文件的规定。

根据该文件的精神,只有在小汽车按照协议进行投资后,它才能获得煤炭资源的分配,并与有关部门办理开采手续。

即使经过煤矿开采程序,矿产资源也不能转让,任何买卖矿产资源的行为都是非法的。

高凤翔表示:“所涉及的萨博项目不是注册公司,所有协议均无效,收购失败发生在协议签署后。失败与易家河无关。

据介绍,今年5月28日,易家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半个月后,6月12日,重审案件被提起。6月19日成立了合议庭,并向易家河发出了接受通知。

8月12日,最高法院向易家河发出(2016)最高法院民事法院第458号应诉通知书。

就青年汽车与亿佳合的合同纠纷一案,上游新闻记者多次拨打青年汽车宣传部门和庞青年的个人电话,截至发稿时未有人接听。在青年车与易家河的合同纠纷案中,上游记者多次致电青年车宣传部和庞青年的个人电话号码,但截至出版时无人接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