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台湾人来到大陆被彻底颠覆了:我是中国人,我很骄傲!

这篇文章是一个台湾网民在天涯论坛上发布的帖子。最初的主题是:从台湾到大陆,一次艰难的精神救赎。

本文的论述值得思考。

一些大陆网民经常疑惑地问我:“大陆有300万台湾人,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台湾人误解大陆?”对此,我常常无言以对。

这是因为我很难解释。除了自给自足的圈子和先入为主的偏见之外,主要原因是面对大陆人时心理认同和面对台湾人时自我保护意识的纠结,我不敢为大陆说话。

然而,请相信沟通的力量。

对台湾人来说,频繁往返大陆将是一种精神救赎。

请慢慢听我说。

在我到达大陆之前,我的生活实际上相当舒适。我不担心食物和衣服,我的父母很健康,我的家庭很和谐,我也不想变得富有或昂贵。

周末,我可以和一群朋友骑摩托车去长途旅行。平时,我可以和同事放屁和开玩笑。薪水不高,但足以养活自己。

你也可以看到政客们争吵,媒体享受新闻。

生活似乎是如此舒适。

直到有一天,半夜两点钟,我坐在屋顶上,独自喝着啤酒,数着星星。

这时,我翻了翻电话簿,想找个朋友帮我,但我找不到一个可以毫不犹豫地拿出来的东西。

因为大多数铁朋友都去了大陆。

这时,我没有任何准备就突然想到了去大陆。

第二天,我打电话给我叔叔,他已经在大陆走了很多年了。

他没说什么,但说他早就应该来了。如果你决定了,就告诉我先来我们公司。

但我仍然犹豫不决。

我已经连续联系了中国大陆的三个朋友,征求他们的意见。

毫无例外,他们只是说内地有很多机会,但他们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

所以,就这样,我决定开始。

事实上,当时我对大陆还是有些偏见的。毕竟,我生活在一个被土地排斥的环境中。媒体对大陆的报道非常负面。因此,像大多数台湾人一样,我认为大陆的食物不安全,水不干净,空气体不卫生,等等。

但让我开始质疑自己认知的,其实是两件小事:有一则台湾的性侵新闻,台湾媒体写得露骨挑逗。但让我开始质疑自己看法的其实是两件小事:台湾有一个性侵犯的故事,台湾媒体用明确的措辞写了出来。

然而,当大陆媒体转载这条新闻时,对性侵犯的详细描述被完全删除,重点是警方的调查。

那时,我开始思考,什么样的报告方法,更有社会福利?后来,我进一步注意到台湾媒体充满了自我奉承。

然而,大陆媒体也有自吹自擂但批评性的报道。

最重要的是,当我在台湾的时候,每个人都说大陆媒体报道的是好消息而不是坏消息,没有报道负面的事情。

然而,我发现,事实上,台湾媒体报道的大多数负面大陆新闻都是大陆媒体转载的。

许多台湾的所谓国际新闻也转载大陆媒体。

因此,当时我开始不信任台湾媒体。

至于后来越来越多的例子,我坚决批评和否认台湾媒体。这是另一个故事。

台湾专家在台湾电视台表示,大陆人甚至买不起茶叶蛋。

真正打破我思维枷锁的,实际上是我平时的曝光和一些大陆朋友的观点带给我的想法。

有一次,我和我在北京的大陆朋友乘地铁。我说为什么没人排队?我的朋友漫不经心地说,“我可以在街上排队,所以一个小时内我找不到几个人。

目前,虽然没有队列,但这是一个混沌中高效率的秩序,每个人都会自发地形成相互适应的规则。

“当时,我什么也没感觉到,但是当我每天乘地铁的时候,我突然开始思考这个观点。

我不是说排队不好,也不是说不排队是对的。

现在我认为排队仍然是文明的表现,但不排队并不意味着落后和野蛮。

因为我发现虽然他们没有排队,但大部分时间他们没有冲突,效率非常高,一分钟基本上可以挤进去。

这时,我思维的枷锁似乎突然打开,我的思维变得非常宽广,我的思维似乎突然有了更多的维度。

我在想,谁规定排队是文明的唯一途径?虽然人们不排队,但他们效率高,没有冲突,有效地解决了成千上万人同时上车的问题。

这难道不也是文明的表现吗?这是一个人口超过10亿的国家,我们如何用一个拥有数千万人口的地区的规则来衡量文明?灵活性和宽容本身难道不是文明的表现吗?当时,我考虑了一下,没有深入研究。

但这种思维会慢慢改变我的思维方式,影响我的生活和人们。

后来,在一次台湾晚宴上,例行的节目是他们开始拿大陆开玩笑,贬低大陆的一些现象。

例如,一个男人说当他去厕所时,他看到一个闪闪发光的臀部,那是一个沟形厕所。他面前的人的粪便被冲到了他蹲下的水沟里,他已经三天不能吃东西了。

一个哥哥说,大陆很大,北方缺水,农村有旱厕,台湾有不带门的厕所。这种情况并不代表大陆。

为什么有门意味着文明和进步,而没有门意味着落后和野蛮?如果欧洲厕所没有门,日本厕所也没有门,你为什么什么感觉都没有?为什么你认为印度人和非洲人在野外排泄很常见?当时,我没有说话,但我的心突然尊重了大哥。

我一直有尊重敢于说真话、正直的人的好习惯。

后来,这个大哥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图为2015年英国音乐节。在为期四天的狂欢节期间,一万七千人在一个半月内留下了大约1650吨垃圾。

有一次,我坐火车从北京到广西南宁。好像是K6列车。

我的下铺是一个有两个五六岁孩子的女人。这两个孩子总是打闹闹。我想休息。

我有点无聊,我想大声责骂,但我没有勇气也不想惹麻烦。

这时,我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说,小朋友,你多大了?你叫什么名字?我这里有一本非常好的书。哦,你想看吗?然后把书给孩子们,事情就是这样解决的。

如果是在台湾,父母和孩子都会受到斥责。

那时,一个非常肤浅的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文明的质量是什么?如果台湾的父母压抑孩子不玩耍的天性是文明和品质的话,这女孩的行为难道不也是文明和品质的吗?有时候我们对文明和质量的定义太狭隘了?有一次,我去乡下的农民家里和同事谈论一些事情。

主人说没有一次性杯子,所以他用碗给我倒满水。

也许是因为碗没有从消毒柜中拿出来,所以它在清洗后装满了水。那是一个湿碗。

因此,和她一起去的台湾女同事皱了皱眉头,直到离开椅子才喝酒。椅子也被拿来拍和擦。

然而,大陆同事喝了它,并和他们的主人聊天。

在回来的公共汽车上,这位女同事实际上和来自大陆的男同事开玩笑,问他为什么敢喝水。你不怕生病吗?男同事冷冷地说,水开了,你没看见吗?椅子是干净的,即使有点灰尘,有必要在主人面前开枪再打它吗?衣服脏了,把它们洗干净就行了。

这将极大地影响会谈。

那时,我闭上眼睛,没有回答。

然而,还有另一个思考问题。我在心里想,卫生肯定是一种好习惯、文明和品质。

但是指责别人,认为这是对主人的不尊重、不礼貌和不尊重,这也是一种品质吗?现在我已经不在那家公司了,但是我的大陆同事听说我已经成为副总经理了。

当我在台湾的时候,我可能受到了大环境的影响。我还下意识地觉得大陆人可能真的闯红灯、扔垃圾、吐痰等等。

一次在深圳,我和两个朋友走在路上,一个来自台湾,另一个来自大陆。

在他面前,一个叫卡查的老人向花坛吐了一口痰。

这位台湾朋友微笑着对他的大陆同事说,见到你们大陆人真的很难过。

我原以为这位大陆朋友会有点尴尬,但他很自然地说,仍然有一些人素质不好,这是确实存在的。

然而,我们刚才在路上遇到了至少约1000人。我们只看到这个人吐痰,而其他999人没有吐痰,但我们没有看到。

在我心中,我暗暗钦佩来自这个大陆的朋友们的良好反击。

我认为这是客观理性和概括的区别。

正是许多这样的小事让我慢慢改变了思维方式。我也向大陆人学习。每件事都被辩证地分析,有好有坏。东西总是有很多边的菱形。我们不能只看到一面,但我们需要看到更多的面来形成全面、客观和真实的判断。

这影响了我的思维方式。

然而,许多小事情对我的思维水平和思维方式有相对较浅的影响。

真的让我从“我是台湾人”>“我是中国台湾人”>“我是中国人”>“我是中国人,非常骄傲”的趋势实际上是由无数生活细节、与许多大陆朋友的接触、许多书籍以及我对许多事物和思想的反思所形成的。

其中,有两件事尤其令我感动。

一是外国媒体、中国公众、香港和台湾对大陆的批评,这使中国不断进步。

可以举出两个例子来说明外国如何诽谤中国。第一个例子是,去年,中国签署了一份在英国建造核电站的合同。不久之后,英国方面反对中国在关键时刻控制英国的能源资源。后来,合同似乎消失了。

最后,有消息透露,这实际上是日本对英国智库的长期支付,这让该组织诽谤中国。反对中国帮助在英国建设核电站的报道是智囊团在向日本收费后所做的。

那么,基于这种推理和分析,海外针对中国的负面或造谣文章是否被长期抹黑了?第二个例子是特朗普上台后,他宣布将取消海外价值宣传资金,海外价值宣传被认为是中国的主要资金来源。

那么,收钱后的批评能客观公正吗?图为今年1月30日网易新闻报道的截图。我正在和广西大学的一位女教授吃饭。当我谈到这个话题时,我感到愤愤不平。然而,她平静地说,“这是好事吗?”这些公众人物知道,港台人士、外国媒体等的攻击也是推动中国进步的重要因素。他们的批评让中国保持警惕,不断改进和进步。如果有什么需要纠正的,如果没有什么需要鼓励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将成为一个走向完美的国家。

没有这些攻击,可能会很危险。

对于这位女教授,我的心灵似乎突然打开了一扇窗。

过去,我一直对这种现象不满并予以反击。我认为那些人无缘无故攻击中国是无耻的。

但是在女教授把它拔出来一点后,这似乎不是一件坏事。中国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前进,一步一步前进,一步一步进步的,不是吗?这是我的思维方式,它从不同的角度慢慢扩展、扩展和反映。这也是我所说的精神救赎的转变。

内容来自互联网,版权属于原作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