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猪瘟疫苗有多远?

2019年2月7日,日本志贺县从感染猪瘟的养猪场扑杀猪。

照片/非洲猪瘟疫苗在中国的视野有多远?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杜伟法,中国新闻周刊,第900期,2019年5月27日,《人民日报》在其官方微博上报道,哈尔滨兽医研究所自主研发的非洲猪瘟疫苗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实验室研究结果表明,两种候选疫苗株具有良好的生物安全性和免疫保护效果。

目前,已经建立了生产两种候选疫苗的种子库。下一步将加快试点和临床试验,尽快完成免疫机制、诊断检测、消毒杀虫技术的研究工作。

1909年,非洲猪瘟首次在从欧洲进口到肯尼亚的家猪中发现。

人们通过在农场周围建造屏障来防止健康的家猪接触传染源,从而保护了它们的安全。

将近一百年后,非洲猪瘟已经蔓延到三大洲的几十个国家。这种物理屏障长期以来是不够的,但最直接有效的非洲猪瘟疫苗仍然没有出现。

4月26日,西班牙科学家在国际期刊《兽医科学前沿》上发表论文称,研究证实,首个针对欧亚野猪的非洲猪瘟疫苗有效率可达92%。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目前,中国许多团队正在加快疫苗的研发,一些科研机构已经分离出适合用作疫苗的减毒株。这些研究仍处于动物实验阶段。

国际学者曾预测非洲猪瘟疫苗的开发可能需要8年时间,但几名国内研究人员表示,在中国非洲猪瘟形势严峻的前提下,这一过程可能会缩短。

在非洲猪瘟流行的前30年,动物王国的艾滋病毒只限于非洲,直到1957年,它首次传播到欧洲并入侵葡萄牙。此后,这种流行病蔓延到了欧洲和美国的许多国家。

非洲猪瘟病毒(ASFV)是一种双链大脱氧核糖核酸病毒,致死率高达100%。它具有复杂的基因结构,可以编码150到200种蛋白质。然而,目前,其50%的蛋白质功能还没有被清楚地了解。

这种情况无疑给疫苗的发展带来了困难,这是战胜敌人的途径。

早在20世纪60年代,研究人员就开发了针对ASFV的灭活疫苗,但效果并不令人满意。

2014年,用增强免疫反应的辅助物质对非瘟疫灭活疫苗进行了重新评估。结果表明,虽然免疫猪在受到强毒性攻击后能产生抗ASFV抗体,但急性临床症状很快出现。

灭活疫苗主要产生体液免疫反应。

一位在中国一家知名科研机构从事非洲猪瘟疫苗研发的研究员表示,与其他病毒类似,在感染细胞后,ASFV的一些胶囊成分将来自宿主的细胞膜,这相当于“披上一层伪装”,并将降低抗体结合能力。

ASFV有许多逃避身体免疫系统监视和免疫反应的能力。

最致命的技能之一是感染单核细胞-巨噬细胞,直接破坏人体免疫系统。

这类似于人类免疫缺陷病毒,它攻击人体淋巴细胞,破坏全身免疫系统。因此,业内研究人员称ASFV为“动物王国的艾滋病病毒”。

有必要使用更有效的武器来对付这些麻烦的家伙。

在灭活疫苗效力有限的前提下,考虑了减毒疫苗。

弱疫苗只是毒性较低的活病毒,可以在细胞中增殖和复制,并在更大程度上刺激机体的免疫反应。

减毒疫苗不仅能产生体液免疫,还能诱导细胞免疫。

然而,这种疫苗也有生物安全风险。如果选择的菌株不合适,后果将相当严重。

1963年,曼索(R.J.Manso)等人证实,通过猪骨髓细胞传代的减毒非洲猪瘟减毒疫苗能够抵抗强毒株的攻击。

后来,在葡萄牙和西班牙测试了减毒菌株。结果,许多猪免疫后产生了副作用,如肺炎、流产和死亡。

在葡萄牙50多万头猪中,有四分之一有这种副作用。

根据其他相关实验室数据,即使接种了非瘟疫减毒株,大多数免疫动物仍将遭受慢性感染,最终死亡率将达到10% ~ 50%。

失败的实地实验的教训是痛苦的。在那之后,没有这样的减毒疫苗临床试验,但这方面的研究仍在继续。

就疫苗类型而言,还有针对非洲猪瘟的亚单位疫苗和核酸疫苗。

1990年代,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疫情最终被扑灭。

2000年后,非洲猪瘟引发了另一场跨大陆的流行病。2007年,它被引入格鲁吉亚、俄罗斯和其他国家。

2014年,非流行病进入波兰和拉脱维亚。2017年,他们突袭了捷克共和国和罗马尼亚等大多数东欧国家。直到去年,这种流行病才传到中国。

扬州大学兽医学院教授孙常怀认为,最初,非洲猪瘟仅限于非洲,因此非瘟病毒和疫苗的研究在人力和物力上相对有限。

随着这一流行病在更广泛的范围内传播,近年来在一些国家复发,导致越来越多的力量加入研究小组。然而,由于非洲猪瘟病毒的复杂性,疫苗的开发并不容易。

疫苗开发成功了多远?2017年,一只来自拉脱维亚的野猪给马德里康普顿大学兽医健康监测中心教授、世卫组织非洲猪瘟病毒研究实验室主任何塞·桑切斯·比兹凯诺的研究团队带来了希望。

他们从这种未感染鼠疫的野猪中分离出一种减毒株,并将其制成活疫苗。然后,将12只接种疫苗的野猪与携带ASFV病毒的感染野猪直接接触24天。

经过测试,研究小组发现,其中11只野猪对ASFV表现出良好的免疫效果,无任何疾病反应,野猪成活率为92%。

他们在四月份的兽医科学前沿杂志上发表了这一结果,称这将是世界上第一种针对野猪的口服疫苗,用于对抗ASFV第二型基因菌株。

基因型2是2007年从格鲁吉亚引入的一种非洲猪瘟,目前在中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流行。

研究人员还发现,其他野猪在接触口服疫苗的野猪后也获得了免疫力。

研究人员表示,下一步将是检查疫苗在反复给药或过度使用后的安全性、传代过程中的遗传稳定性和田间稳定性。

广东省农业科学院副研究员王小虎解释说,弱疫苗的风险在于它可能在传播过程中遇到强毒株,导致基因重组,并恢复强毒力。

孙常怀说,目前学术界普遍认为,未经基因改造直接使用非洲猪瘟自然减毒疫苗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

2018年,西班牙研究人员还通过基因重组构建了缺乏特定基因的减毒疫苗,证明能够抵抗强毒株的感染。

据《国际养猪业》杂志报道,目前至少有8个国家的15家研究机构在全球范围内从事非洲猪瘟病毒疫苗的研发。

2017年,欧盟发起了一项针对ASFV疫苗的创新行动。

2018年10月,美国农业部发布通知,授权舒通公司使用两项专利生产特定基因缺失减毒疫苗。

舒通是世界上最大的制药公司辉瑞的上市子公司。

近年来,利用同源重组等基因编辑技术敲除特定基因,制作基因缺失疫苗,已成为业界一个有前途的疫苗研发方向。

本质上,基因缺失疫苗仍然是减毒疫苗。

今年1月12日,由中国农业科学院牵头的“非洲猪瘟及其他外来动物疾病防控科技支撑”公共安全项目启动。

据科技部网站介绍,该项目以非洲猪瘟为重点,研究非洲猪瘟病毒的流行病学和遗传特征,如其传染源、主要传播途径等。和免疫保护效果好的非洲猪瘟病毒基因缺失活疫苗。

目前,包括青岛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军医学院军事兽医研究所、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上海兽医研究所、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和扬州大学在内的许多科研机构都致力于非洲猪瘟疫苗的研发。

早在去年12月,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就成功分离出中国第一株非洲猪瘟病毒,为疫苗研发奠定了基础。

据记者了解,目前,许多科研机构已经分离出适合用作基因缺失疫苗的候选减毒株。一些实验室已经在进行动物实验,科研机构实验后的“初步结果”仍然可以接受。

在2017年发布的欧盟非洲猪瘟疫苗发展路线图手册中,列出了八种现有的有潜力的弱毒株,但手册也指出,仍需要大量实验来观察它们的副作用。

除了基因缺失疫苗之外,另一种有希望且正在研究的疫苗类型是重组活载体疫苗,即已经用作其他疫苗的细菌或病毒被用作载体,并被插入非洲猪瘟的免疫保护基因中用作疫苗。它的优点是安全性更好,但其效果不如基因缺失疫苗。

疫苗研发和上市至少需要五年时间。英国皮尔布赖特研究所的非洲猪瘟专家林德迪克森(LindaDixon)表示,开发一种非洲猪瘟疫苗可能需要八年时间。

根据上述从事非洲猪瘟疫苗研发的人员,为了确保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需要大量的动物实验。之后,将进行临床试验。就猪的免疫期而言,临床试验至少需要半年以上。

此后,新的兽药证书只能在通过兽药评价机构的检验后才能获得。企业可以再次生产一定批次的疫苗,经检验合格后,即可大规模生产和销售疫苗。

然而,业内许多人士表示,非洲猪瘟对国内生猪市场影响很大,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全国对猪肉的依赖也很强。在这种背景下,疫苗研发周期可能会缩短。

“如果安全性和有效性是可接受的,国家肯定会打开一条绿色通道。

“上述从事非洲猪瘟疫苗研发的人员表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