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在按照承诺降息和全球宽松政策后会做什么

投资者终于松了一口气。在是否降息的问题上,美联储最终根据外界的预期选择了前者,并决定在“超级周四(Super Thursday)降息。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从欧洲央行恢复QE到美联储开始降息,全球宽松政策已经正式开始。

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际贸易形势不明朗,地缘政治风险逼近,宽松路线似乎正走向负利率。

然而,没有人能确定负利率是解毒剂还是毒药,放松的目的是什么。

鲍威尔通常将利率下调25个基点的政策没有爆发。美联储正朝着预期的方向前进。

当地时间18日,在一次引起分歧的利率会议后,美联储最终在会议桌上获得了结果。

美联储(FOMC)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25个基点,至1.75%-2%。

作为今年的第二次降息,美联储使用了与7月份首次降息时几乎相同的措辞。

这不过是“降息是对全球经济疲软和低通胀的回应”和“美国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仍然存在”。

至于美国经济的现状,美联储也是先推后抑。

美联储在会后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自7月以来的数据显示,美国经济活动继续适度增长,但企业固定资产投资和出口下降。

尽管降息已经尘埃落定,但并非所有结果都令人放心,例如,信号已经变得混乱。

在美联储的巨大会议桌上,分歧仍然很大。

投票的最终结果是7人同意降息,3人反对。

位图还显示,今年预计只有两次降息,2020年和2021年将保持不变,这意味着今年降息的次数已经用尽,美联储鹰派的降息超出了市场预期。

高盛(Goldman Sachs)估计,10月份美联储会议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是50%,降息50个基点的概率是10%,不降息的概率是40%。在12月的会议上,美联储可能会停止降息,因为通胀预期约为2%。

然而,鲍威尔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继续他一贯的温和和理性风格:“对经济增长前景的积极评估存在风险。如果经济存在下行风险,可能需要进一步降息。

我们将像往常一样严重依赖数据。

每次会议都会仔细研究经济数据。

与此同时,鲍威尔再次拒绝做出承诺,坚称美联储没有预设的路径,并否认美国经济衰退。

“这种不和谐非常明显,”牛津经济咨询公司的首席美国经济学家格雷戈里·达科塔说。“如果你看看当前的经济形势,你会发现经济表现是两极化的。关键问题是这种疲软是否会渗透到经济中,是否会加剧。

鲍威尔选择了中间道路的数量,这并不容易。

路透社(Reuters)指出,最大的挑战是经济数据显示,美国制造业可能正在萎缩,通胀仍然疲软,而美国家庭继续消费,雇主作为一个整体正在创造大量就业机会。有必要弄清楚这些数据的重要性。

对于外界一直怀疑的美联储的独立性,鲍威尔再次做出否定的供认:“美联储的政策决定与政治无关。

对美国来说,回到可持续的财政立场非常重要。

有趣的是,鲍威尔认为“从长远来看,财政政策能做的不仅仅是货币政策”,就其对整体经济的影响而言,把赌注留给了特朗普。

美联储不得不屈从于经济数据中频繁出现的红灯。“美联储又失败了。

“尽管利率如期下调,但25个基点显然没有满足特朗普的胃口。

然而,这可能是鲍威尔能给出的最好消息。毕竟,降息之前有一个大插曲。

美联储宣布最终答案的前一天,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美联储观察”(Fed Watch)预测,9月份降息的可能性将一度减半,降息25个基点直接接近50-50个基点。

一个月前,这个数字高达100%。

这一集属于这一集。幸运的是,降息仍如投资者所愿。

毕竟,面对事故,频繁亮起红灯的重要数据、经济下行压力,甚至特朗普的全力打击都更加重要。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孙立鹏今天在北京商报告诉记者,美国经济目前面临巨大下行压力,第二季度投资和出口数据下降。

最重要的是制造业也存在问题。8月份采购经理人指数降至49.1,这是近三年来的首次收缩。

如果形势继续恶化,将对美国的就业产生真正的影响。

此外,贸易摩擦的“回火效应”也将对美国经济施加压力。

对美国经济来说,一个接一个的打击。

7月,美国第二季度私营部门投资下降5.5%,出口下降5.2%。

到8月份,危险甚至更大。首先,美国股市创下2019年最差纪录,随后美国10年期和2年期重要债务收益率曲线逆转,接着是制造业警报…两个月前,白宫预测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今年将增长3.2%,2020年增长3.1%,未来四年每年增长3%。

然而,这一巴掌打得太快了。

美国媒体的一项调查显示,平均有60多名经济学家预计,经过通胀调整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今年将降至2.2%,2020年将进一步放缓至1.7%,2021年将进一步放缓至1.9%。

孙立鹏表示,特朗普正面临2020年大选,他的首要任务是将经济增长周期推迟至大选后,以确保美国经济没有问题。

尽管美联储保持独立,但可以肯定的是,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正在减弱。

现在美国的财政政策几乎没有空。货币政策必须保持宽松,从而支撑美国经济。

确切地说,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拐点已经出现,宽松政策将继续。

“尽管特朗普可能没有盲目指责美联储,但他实际上有自己的立场和想法。

”孙洁坦率地说,“从美国目前的形势来看,市场流动性确实存在一些问题。美联储在过去两天的回购行为也可以看出,这可能与之前过度的规模缩减和加息有关。

“超级星期四”开始了。北京时间19日,决定举行利率讨论的不仅仅是美联储,还有几家主要央行。他们都计划在这一天调整货币政策。

就在美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后,巴西央行立即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50个基点至5.5%,这是巴西自1986年设定基准利率以来的最低水平。

据巴西中央银行称,降息主要是由于巴西经济复苏缓慢和失业率高,而目前的低通胀率为实施降息刺激经济增长提供了条件。

未来,货币政策将根据经济活动、风险评估、通胀预期等因素进行调整。

与巴西一起崛起的印度尼西亚也选择降息。

9月19日下午,印尼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5.25%,这也是印尼今年第三次降息。

降息的原因也是经济表现不太乐观。

印度尼西亚中央统计局8月初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印度尼西亚国内生产总值增长5.05%,为两年来最低的季度增长率。

此外,世界银行预计印度尼西亚明年的经济增长率将降至5%以下,并警告说,如果全球经济恶化,资本将“严重”外流。

在海湾地区,除了科威特中央银行,其他主要国家都跟随美联储的步伐,降息25个基点。

沙特阿拉伯货币管理局(Saudi Arabian Monetary Authority)隔夜宣布,将回购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250个基点,并将反向回购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200个基点,称这符合“在全球金融市场持续发展的背景下保持货币稳定的目标。

此外,阿联酋央行和约旦央行都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

各国也在追随降息的趋势。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孙洁说,这很正常。鲍威尔在声明中指出,降息是由于糟糕的国际形势,所以其他国家效仿并发挥协调作用是合理的。

降息后可能会出现一波量化宽松,欧洲已经树立了榜样。

中秋节前夕,欧洲央行宣布将存款利率从-0.4%下调10个基点至-0.5%,同时恢复QE(量化宽松)政策,并双管齐下。

然而,美联储仍在观望。

孙洁表示,尽管美联储再次降息,但尚未达到量化宽松的步骤。鲍威尔的态度是,仍有一定的空降息,目前没有必要开始量化宽松。

然而,也有一些国家相对平静。

在19日的会议上,英格兰银行和日本银行选择维持现状。

英格兰银行宣布将基准利率维持在0.75%,资产购买规模维持在4350亿英镑。

日本央行也选择保持政策利率不变,但日本可能不会进一步降息,毕竟其负利率-0.1%很少再下降空。

放松已成定局吗?负利率会是最终目的地吗?欧洲和日本的负利率正是特朗普最想要的。

“鲍威尔没有勇气,没有常识,没有远见!他是一个糟糕的沟通者。

“毫不奇怪,特朗普的爆发伴随着美联储降息。

事实上,对鲍威尔来说,即使他将利率降至零,特朗普的攻击也可能不会结束。毕竟,零利率现在不能满足特朗普。

本月11日,特朗普还放话美联储应该将利率降至零或者更低,而在这之前,特朗普要求的也不过是降息一个百分点。本月11日,特朗普还表示,美联储应该将利率下调至零或更低,在此之前,特朗普只要求降息1个百分点。

美联储可能不会持续太久。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就在宣布降息的前一天,美联储刚刚实施了十年来的首次反向回购操作。

孙立鹏认为,注入流动性的背景是美国向宽松政策发展,这是美联储为放松而采取的另一项微调措施。

宽松已经成为主题,负利率可能不远了。

德克萨斯州前共和党众议员罗恩·保罗警告说,美国不会成为世界各国采取负利率政策趋势的例外。

目前,除欧洲央行和日本银行外,丹麦、瑞士等国的银行也开始对存款和贷款实行负利率。8月初,丹麦日德兰银行宣布了世界上第一笔负利率住房抵押贷款。

8月底,德国首次发行收益率为负的30年期债券。

长期以来,负利率政策一直是一种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工具,可以在短期内鼓励人们减少储蓄,刺激信贷和消费。然而,这种被动反应会在多大程度上导致“反弹”,这也成为许多人关注的问题。

孙洁认为负利率不能说是坏的。在这个问题上有很多争论,包括对银行的影响。

事实上,负利率更多的是一种姿态。日本或一些欧洲国家不是太消极,因为太消极会给银行带来巨大压力。

孙立鹏表示,美国最近一次实际负利率发生在2008年金融危机应对期间。现在,美联储空下调2%的利率意味着至多7或8次操作后,利率将会结束。

如果利率降至0.25%,美联储很有可能再次推出量化宽松政策。

但是,应该注意的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为9870亿美元,目前的规模高达4万亿美元。

如果量化宽松政策在未来进一步实施,美联储将直接购买更多政府债券和机构债券,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进一步扩张,并进一步动摇美元霸权的基础和声誉。

当然,鲍威尔也知道这一点。他还表示,利率越接近零,货币政策刺激经济的能力就越有限。这是央行面临的最大挑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