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省a股首次公开发行资格匹配情况:江苏排名第一,福建和安徽拒绝率最高。

首次公开募股融资市场极其寒冷。

2018年,105家公司成功上市,募集资金1378亿元。

上市家数,相比2017年的438家,下降了76%;融资金额,相比2017年的2,301亿元,下降了40%。上市公司数量从2017年的438家下降了76%。融资额较2017年的2301亿元下降40%。

一个人可以通过观察一个地方看到整个豹,一个人可以从一个地方看到另一个地方的整个情况。

从2018年各省的首次公开募股情况来看,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真正的中国难题:各省都是竞争对手,都在尽力追赶。然而,由于其禀赋和现状,一些人总是在进步,而另一些人总是落在后面。

2018年,各省首次公开募股资格排名第一。1.首次公开募股数量:江苏超过广东成为今年最大的省份。与前几年一样,2018年获得前三名的省份仍然是江苏、广东和浙江,分别有20个、18个和16个省份登陆a股市场,占全年IPO总数的一半。

“今年形势逆转,来到我家”。

对江苏来说,2018年无疑是转折的一年。首次公开募股的数量首次超过广东,从2017年的第三位跃升至第一位。

广东从第一下降到第二,浙江从第二下降到第三。

除三大首次公开募股省份外,其他省份正在争夺剩余的50%的市场份额,其中:北京和上海不分上下,分别占据9个席位;湖北和四川成了威胁,分别占据5个席位。山东的运气不好,2018年只有一家上市企业获得了收益,与2017年的25个席位大不相同。东北三省,陕西、甘肃、青海、云南和山西在2018年被消灭,上市公司也被消灭。

为什么江苏能在首次公开募股年超过广东成为最大的省份?主要原因是江苏的首次公开募股率高于广东,其中江苏29家超过22%,广东76%,广东32家超过17%,广东56%。

总的来说,江苏的经济规模和企业的整体素质与广东相比还有很小的差距。首次公开募股的数量有可能超过广东。然而,在2018年严格的首次公开募股审查和较低的首次公开募股率的背景下,江苏能够获得第一名,至少显示了江苏企业在资本市场的巨大实力和潜力。

2.前10名首次公开募股:广东拥有3个席位,浙江有点孤独。在前10名首次公开募股排行榜中,广东显示出“王者精神”,一举占据3个席位,分别是工业富联、子午线医疗和丁鹏控股,占前10名首次公开募股融资总额的55%。

其中,IFIC募集资金271.2亿元,创下了过去三年a股首次公开发行速度最快、募集资金最多的记录。迈瑞医疗筹集了59.34亿元,这是创业板有史以来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

北京、上海、江苏和其他三个经济发达地区各有一家企业进入了首次公开募股前10名,业绩相当不错。

相比之下,浙江有点孤独,十大首次公开募股中没有浙江的影子。

河南、河北和其他两个首次公开募股数量历史上较低的省份已经成为2018年榜单上的黑马,各有一家企业进入前10名。

就金融业而言,在2018年的10大首次公开募股中,金融业占据了4个席位,与2017年持平。

由此可见,金融业仍然是资本市场上的一大“吸金者”,这多少有些令人失望。

我们预计,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越来越多的高端制造和技术创新企业将进入前十名,引领中国新经济的发展。

3.证券化率:西藏和北京在经济分析上远远领先于其他省份。证券化率(地区上市公司市值/地区国内生产总值)通常被用作衡量特定地区证券市场发展水平的指标。

证券化率高表明该地区上市公司市值大、质量好、证券市场发展活跃。

2018年,西藏和北京远远领先于其他省份。

其中,西藏以17.8%的年证券化率高居榜首。北京占据这个席位,年证券化率为12.2%。第三和第四名分别是广东和福建。江苏和浙江的证券化率处于中游,不如国内生产总值高。

为什么西藏的证券化率比其他省份高得多?原因如下:第一,西藏的国内生产总值很小,排名全国垫底,计算证券化率时分母很小;二是西藏首次公开募股的拒绝率低,独立选举委员会对西藏企业的容忍度高。第三,在首次公开发行扶贫政策的引导下,一两年来,大量符合首次公开发行条件的企业迁往西藏,导致西藏首次公开发行企业数量持续增加。

4.首次公开募股拒绝率:福建和安徽最差,新疆、贵州和西藏最好。2018年是首次公开募股被拒率高的一年。证监会发行审查委员会共对199家企业进行了审查,其中111家通过,审批率仅为55.78%,比2017年的76.31%低20%。许多首次公开发行计划公司都在发行和审查委员会的“监督之下”。

具体来说,2018年,福建和安徽的首次公开募股公司拒绝率最高,分别位居前两名。

其中,福建有一个家庭的否决率为80%,安徽有四个家庭的否决率为75%。

广东、浙江和江苏等主要首次公开募股省份的拒绝率在20%至40%之间,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新疆、贵州和西藏是“幸运的”。该地区企业的首次公开募股将是最顺利的。所有提交的企业将通过发展和审查委员会的审查,会议率为100%。

原因是历史上,西藏一直是国家支持的重点地区。首次公开发行享有“即时报告和即时审查”的优惠政策。西藏企业从申请上市到完成发行通常需要不到一年的时间。

2017年,新疆也被列为首次公开发行的“绿色渠道”,享有“即时报告、即时审核、即时发行”的贵宾渠道。

尽管中国证监会一再强调,首次公开发行“绿色通道”只是为了优先考虑审计进展,而不是降低发行条件和审计标准。

然而,从实际角度来看,新股“绿色通道”省份的新股发行率较高,政策支持取向明显。预计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西藏、新疆、广西等区域性上市公司登陆a股资本市场。

展望2019年的首次公开募股趋势,2018年的隐性资本将使2019年的首次公开募股融资市场更加成熟和理性。

如果你想预测2019年的首次公开募股趋势,这三个关键词可以解释为:强者、强者、后来者和科技创新的机遇。

1.广东的首次公开募股有望赢得冠军,安徽的首次公开募股有望创下历史新高。为了预测2019年首次公开募股省份的排名,有必要考察一下首次公开募股排队企业(这里包括“咨询备案企业”)的现状。

根据中国证监会的数据,排队企业最多的三个省份是广东(343家)、浙江(309家)和江苏(233家)。

相比之下,广东和浙江相对比较接近,江苏落后。

因此,预计2019年恒大仍将是最大的,恒大也将是最强的。广东将夺回首次公开募股数量最多的省份的桂冠,浙江将排名第二,江苏将降至第三。

值得一提的是,安徽经济近年来发展迅速,成绩显著,首次公开发行落后优势明显。

目前,安徽共有109家上市公司,在全国各省排名第七。预计2019年安徽上市公司数量将创历史新高。

2.新股发行审核将进入快车道,实现“即时报告、即时审核”的真正含义。首次公开募股一直被称为“地狱之门”,而“最后一个市场相当于剥了一层皮”不是谎言。

一般来说,从申请到正式上市,短期是两三年,长期是五六年。这花了很长时间,过程很痛苦。有一段时间,人们笑着说,“上市公司要么排队,要么正在排队”。

2019年,随着新股发行壁垒湖的全面缓解,排队企业数量从高峰期的700多家迅速下降到目前的252家(不包括“咨询备案企业”),企业上市时间也将缩短到一年左右,这意味着申报审查正在成为现实,从而无疑大大降低了上市企业的成本,大大减轻了投资银行员工的工作量。

对于有大量上市排队企业的省份来说,加快审计速度无疑是最大的好处,这将大大加快该地区企业的上市进程。

3.科学创新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一些省份将直接受益。上海将是大赢家。2019年农历新年伊始,金融从业者最忙的领域是哪个?答案无疑是各大证券公司的投资银行家,因为他们热情高涨,加班加点地学习10万字科学创新委员会的实施细则。

就商业战略而言,创新委员会也在意料之中。几乎所有的证券公司和投资银行都把创新板业务作为2019年的重中之重和业务收入的主要增量。

与此同时,各大省政府也在大力筛选和推荐本地区的科技厅企业,希望能在科技厅时代得到一份行动。

然而,在激烈的追求下,科学创新板的“失衡”越来越明显。

在所有省份中,上海在科技创新板块中具有最大的优势和话语权:首先,它具有地理位置优势,上海是上海证券交易所和科技创新板块的所在地;第二,人与优势。科学创新委员会主要由上海市政府和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相关人员负责和推动。从上海频繁的声音到对各地市委书记和市长的调查,上海似乎是科学创新委员会的主要推动力。

因此,预计首批科技创新委员会企业将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上海。

对于在上海注册的科技企业来说,这是一笔罕见的政策性奖金。

除了海外,一些省份也将直接受益于科学创新委员会的成立。

SciDev.Net主要瞄准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设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由于这些类型的企业主要集中在珠江三角洲和长江三角洲,广东、浙江、江苏和北京预计仍将是最大的受益者。

另一方面,其他省份可能连“喝汤”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过眼烟瘾”。

结论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教授在《中国的经济体制》一书中指出,地方政府竞争在中国创造了奇迹。

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应归功于县级政府的县级竞争,在这种竞争中,县长最终像企业家一样。从吸引外国投资到突破政策,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增加国内生产总值,并塑造他们的上级相信的成就。

同样,在首次公开募股市场,我们也希望看到这种省与省之间的竞争,通过竞争打破地区之间的经济固化,从而使贫富差距变得不那么巨大。

与此同时,除了简单的竞争之外,我们更喜欢看到这样一幅高质量的竞争画面:珠三角和长三角的老大哥(Big Brother)将不再仅仅靠新股发行企业的数量取胜,而是靠新股发行企业和科技创新企业的质量取胜。他们将继续在新经济、新格式和新技术中发挥主导作用,能够站在世界舞台上,与国外优秀企业“同台竞争”,实现“强而有力”的真正含义。

中西部地区有少量首次公开募股的省份可以相互赶超,继续培育大量符合当地经济特点的中小民营上市企业,让更多的普通人能够从该地区上市公司数量的增加中受益,让更多的普通人能够在不离开家园的情况下获得更高的工资和更体面的生活,让“这份安心就是我的家乡”中的“我的家乡”成为每个人出生和成长的故乡。

作者:何叶楠,传媒“叶楠先声”创始人,苏宁金融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专长于股权投资、企业上市、并购、科技和商业的研究、实践和诠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