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安证券营业部老板挪用资金炒股,被判入狱五年。当时,联合交易所也想推出科学委员会的首次公开募股?

近日,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中国司法网发布刑事判决,显示华安证券深圳彩田南路证券营业部前总经理周某非法挪用营业部资金6000万元,并借给时任代理总裁王某900万元资金用于发行和股票投机。他因挪用公款罪被判五年监禁。

图片来源:中国司法网络法院认定,被告周沄在担任华安证券深圳彩田南路部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截留他人返还的资金,用于私用,挪用6000万元资金进行股票投机,获取非法利益。2004年2月6日至2006年5月26日,他利用职务之便,任意截留、出借他人返还给他人的900万元资金用于营利活动。

同时,2019年9月5日,华安证券宣布最近收到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发布的《关于采取措施向上海虹口区吴淞路营业部发出警示函的决定》(沪监发[2019]114号)。

据此,上海证监局发现华安证券营业部合规经理兼任营业部负责人,合规经理兼任与合规管理职责相冲突的职务。

显然,这起事件暴露了华安证券内部控制和人员管理不足的问题。

事件的主角周某也参与了一家计划成立科学委员会的首次公开募股公司。

首都国有公司发现,因为周永康的哥哥“欠”了他500万港元,于是“借”了500万港元,让周沄成为一家新三板公司的股东。

资本国获悉,该公司是安徽石莲特种溶剂有限公司(石莲特易购),目前正在接受上市指导,并表示将结合公司的技术特点,重点探讨公司科技创新板上市的可行性。

挪用6900万元提高公司业绩?首创置业获悉,1996年7月,被告周沄在华安证券安徽证券公司安庆第二营业部工作,担任副经理兼经理。

2001年2月至11月,周沄担任华安证券安庆人民路营业部总经理。2001年11月至2008年10月,被华安证券有限公司任命为深圳彩田南路证券营业部(以下简称深圳彩田南路部)总经理。

判决显示,周沄于2017年1月18日被安庆市公安局监视,4月1日被安庆市潜山县公安局解除监视。

同年4月2日,淮南市八公山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为由,决定指定一处住宅进行监视居住。2017年5月4日,淮南市八公山区人民检察院决定改变强制措施,对其进行刑事拘留。第二天,淮南市公安局八公山分局执行了刑事拘留。

逮捕于2017年5月19日由淮南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当天由淮南市公安局八公山分局执行。

他目前被拘留在淮南拘留中心。

安徽省监察厅办公厅发布的周沄被捕情况说明及解释证实,2017年1月18日,被告周沄主动供认,在担任安徽华安证券深圳分公司彩田南路营业部经理期间,他利用内部信息和从华安证券深圳分公司彩田南路营业部借入的资金,与华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前负责人进行股票交易,并获得巨额利益。

关于挪用资金问题,周沄辩称,这是证券行业为了提高公司业绩而采取的融资融券行为。

辩护人认为,在周沄向朱某、刘谋、石某、石某2、甘某和曹某2账户划拨6000万元用于股票投机后,他已经偿还了融资企业的本金和利息,并向营业部支付了大量佣金,为营业部创收。他的行为是履行职责的义务行为,不具有社会危害性,也不是挪用资金的行为。

然而,法院不同意周的解释。

值得一提的是,被告周沄为自己或他人返还了所有用于股票投机的资金。

2017年4月18日,被告人周沄的亲属代表周沄向淮南市八公山区人民检察院返还赃款2000万元。

打着代为购买国债名义融资1.34亿元配资炒股巨额资金从何而来?2002年至2003年,周沄代表深圳彩田南路部,以代为购买国债名义,分别从“安徽省太湖县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以下简称太湖联社)、“安徽省怀宁县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以下简称怀宁联社)、“安庆白鳍豚水泥厂”(以下简称白鳍豚水泥厂)、“安徽省人民政府驻深圳办事处”(以下简称驻深办)、“安庆市社会与事业保障局”(以下简称安庆社保局)融资合计1.34亿元。以购买国债的名义,配股1.34亿元的巨额资金从何而来?2002年至2003年,周沄代表深圳市彩田南路部,分别向“安徽省太湖县农村信用社协会”(以下简称太湖联盟)、“安徽省怀宁县农村信用社协会”(以下简称怀宁联盟)、“安庆白吉水泥厂”(以下简称白吉水泥厂)、“安徽省人民政府驻深圳办事处”(以下简称沈竹办事处)和“安庆市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安庆市社会保障局)融资1.34亿元。

具体来说,周沄代表深圳市彩田南路部门,以购买政府债券的名义从百济水泥厂筹集了1000万元。

2003年4月7日,该笔款项汇入深圳彩田南路部账户。

同一天,周沄将这笔钱转入曹郭进的“天图公司”账户,并拨出资金进行股票投机。

同样,它以代其购买政府债券的名义从安庆市社会保障局筹集了300万元。

2003年10月21日,该笔款项汇入深圳彩田南路部账户。

第二天,周沄把钱转到侯林敏的账户,并拨出资金进行股票投机。

此外,周沄代表深圳彩田南路部门,以委托炒股的名义从深圳办事处筹集了100万元。

2003年6月10日,该笔款项汇入深圳彩田南路部账户。

同一天,周沄将这笔钱转入杨景强的账户,并拨出资金进行股票投机。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4月2日,被告人周沄收到淮南市八公山区人民检察院接受询问的通知。接到通知后,他供认了将1000万元挪用于朱先生的股票投机获利和将900万元借给王先生的股票投机的犯罪事实。他不会承认自己挪用5000万元给曹某2、甘某、石某、刘谋和石某2账户进行个人股票交易牟利的犯罪事实。

利用地下银行“逃避”监管?1997年,周沄遇见了王某。2010年左右,周沄在厦门表示,由于外汇管制,他在香港有一笔港币,想兑换成人民币,并想通过一家地下银行将其转入王某的银行账户。王某当时同意了。

从2010年8月底至9月初,周沄通过一家地下银行向王某的账户转账多种金额。王某根据周沄的要求,将各种款项转入周沄银行账户。

然而,周沄辩称,王安排他将朱先生的存折和密码交给地下银行的一个名叫黄的中间人,黄是一名中年妇女。

后来,他的兄弟周在香港的石莲公司开了一个账户,交给了黄。

中介黄给了周沄顾建新的身份证,周沄以顾建新的名义在深圳营业部开立了股票账户。他将上述5000万元转到顾建新的账户,然后再转到公司账户。

周沄要求周帮忙在香港开一个账户来转账。周小川以他的名义到香港成立华策公司,向华策公司账户转账4800多万港元,并借给周小川500多万港元。

债转股控股公司想去科学创新委员会吗?正是这笔500万港元的“贷款”让周沄成为一家新三板公司的股东。

周小川从周沄借了500万港元。2009年,莲河通过债转股给了周沄260多万股,这相当于周沄借给周小川的500万港元。当时,这是一项口头协议。

大约在2016年,安联在新的第三板上市。它的名字是安联。周沄的名字和持股情况反映在股东名册上。

资本国家发现优利系统在2016年1月13日上市了新的第三板。由于战略发展规划的需要,上市于2017年5月4日终止。

图片来源:根据优利系统2016年半年度报告,周沄持有2,677,670股,占4.87%。

图片来源:企业调查最新情况显示,周沄持股比例上升至7.05%。

值得一提的是,融乐正在寻求a股的首次公开发行。2016年1月14日,与安森证券签署上市咨询协议,并提交咨询备案材料。

2019年7月1日,证监局发布了圣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指导第二阶段进展报告。

图片来源:Unitex的上市咨询报告很有趣。上市咨询的内容是与公司管理层沟通,传达国家资本市场的最新发展。还就公司创新板上市向公司顾问进行专题讲座,介绍和传达创新板的介绍背景和未来的潜在影响,并结合公司的技术特点重点讨论公司创新板上市的可行性。

据公开信息,圣元长期致力于高纯度溶剂和高纯度酚类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16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为7890.73万元,同比下降6.01%。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803.62万元,同比下降15.52%。

证券公司内部控制亟待加强。根据周沄的辩护声明,融资款转入深圳营业部账户后,营业部没有按照约定购买国债。周沄将大部分资金借给华安证券投资总部进行自我管理业务(自己投资股票),部分资金借给营业部客户。业务部主要赚取利息差额。

当时签署的所有协议都有贷款协议,但由于这种行为违反规定,这些协议没有记录在账目中,由周沄本人保存在办公室。

作为证券公司的员工,挪用资金炒股是违法行为,明知违法仍继续经营,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证券公司的内部控制问题。

周沄前员工华安证券于2016年12月6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今年9月5日,华安证券分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的警告信。

上海监管局表示,经过调查,发现公司业务部合规经理兼任业务部负责人,合规经理兼任与合规管理职责相冲突的职务。

近年来,合规风险控制已经成为证券公司发展的核心竞争力。2017年10月,证券公司合规管理办法正式实施,各方面内部控制问题暴露无遗。最近,许多证券公司因内部控制问题被罚款。

截至今年7月11日,华富证券在组织架构标准化整改公示完成前存在实际业务运营、整改逾期率高、公司合规和内部控制存在缺陷等问题。

福建证监局认为,这种情况反映了华富证券内部控制的不完善,要求对相关人员进行处罚。

7月18日,中信建设投资收到北京证监局的监管措施。

证监局要求中信投资增加内部合规检查次数;北京证监局认为,上述问题反映出中信建投证券公司内部控制不完善,对重要业务部门和子公司经营管理行为的合规监督检查不到位。同时要求中信投资改善内部控制流程,加强子公司合规管理,并在下一年每六个月进行一次内部合规检查。

2018年7月,《证券公司投资银行业务内部控制指引》首次发布并提出,以项目团队和业务部门、质量控制、核心和合规风险控制为主要组成部分,完善“三道防线”的基本框架,建立分工合理、责任明确、相互制衡、监管有效的三道内部控制。

新规还规定,证券公司应当为投资银行业务配备具备相应专业知识和履行职责能力的内部控制人员,投资银行业务专职内部控制人员不得少于投资银行业务人员总数的十分之一。

现在,对证券交易商的监管继续加强。

照片来源:123RF再版声明:这是《资本论》的原稿。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和作者,否则将被视为侵权。

风险提示:资本国提供的所有信息仅供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所有投资操作信息不能用作投资基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