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对勒索的回应,丈夫,高等法院副院长,以多付200万英镑作为报复。

海南高等法院副院长丈夫敲诈勒索引发持续关注 日前,一些媒体援引“多名内部人士”的话说,海南省高级法院副院长刘元生的妻子张家辉是“中国法院系统历史上最富有的法官,净资产至少200亿美元”。其他媒体透露,张家辉正在打麻将。 这个案子引起了极大的关注。 早先的报道:高等法院副院长的丈夫打电话给警察,说他被勒索了。5月11日,刘元生诉讼代理人王万琼,重庆百骏(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出具了“律师声明”:该律师已经整理了相关证据,将追究以指控、诉讼等方式编造、移植、传播虚假音像脚本的人的法律责任。 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检察院出具的编号为“渝万州检控[2018]841号”的起诉书显示,2014年6月,易振武和他的兄弟易双全以万州文蓉建筑服务有限公司(文蓉公司)的名义共同投资承接华骏酒店的劳务项目,中标金额超过1907万元。 2017年11月9日,易振武与受害人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元生等人经过多次讨论和结算,确定该项目总结算金额为2260万元,并签订了结算协议。 △本项目涉及的“华骏酒店”项目于2018年1月结算。 同年4月,易振武向刘臃邮寄了一份秘密录制的刘源涉嫌不当言论的音频和一份刘元生妻子作为公务员打麻将的视频,理由是工程款项结算不清,目的是通过在互联网上发布音频和视频来威胁和索要钱财。 看完音视频后,刘元生与易振武协商,同意支付200万元,同年5月30日,通过银行转账支付50万元给易振武。 之后,刘元生报了警 易振武涉嫌敲诈被捕 据了解,刘元生是北京大学法学博士,现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海南省第七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民主同盟海南省第七届委员会副主席。 据了解,刘元生是北京大学法学博士,现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海南省第七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民主同盟海南省第七届委员会副主席。 “华骏酒店”项目由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承建,总经理为刘元生。 本工程承包商为广西壮族自治区冶金建设公司,劳务承包商为重庆万州文蓉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易振武等人承担本工程劳务项目。 易振武表示,刘元生将工程量增减所产生的人工成本从62万元减少到50万元,将加气砖改为红砖的差价和工程量从95万元减少到55万元,将屋面和天棚瓦装饰工程从27万元减少到13万元。该建筑实际面积超过合同规定的2500平方米。刘元生只承诺补足100万元,比报价少200多万元。 他说:「我们提及总共有一百五十九万元的工资损失、设备租金及管理费,但他们完全没有考虑。 “在4月30日的听证会上,易振武坚称,他没有通过向刘元生的妻子邮寄音像资料来勒索钱财,而是想追回未偿项目资金。 对此,刘元生在红星新闻中表示,在该项目中,万州文蓉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有权获得本公司与广西壮族自治区冶金建设公司劳动合同约定的1907万元以上,外加因项目变更或增加而获得的105万元。 2017年11月,在《结算协议》中商定的2260万元中,实际支付了200多万元。 为什么易振武秘密录制音像资料?刘元生表示,在“华骏酒店”项目建设前,易振武向广西壮族自治区冶金建设公司项目负责人罗慕华行贿3.5万元,以获取项目签证、进度款分配和项目变更方面的不当利益。”易振武对此事的披露感到愤慨,并秘密录制了视频。” 5月11日晚,红星新闻联系了罗慕华 它说已经太久了,记不清楚了。 然而,他的兄弟易双全否认贿赂易振武。 庭审期间,易振武曾说打麻将的视频是为了炫耀。 刘元生告诉红星新闻,就法律关系而言,易振武不能向广西壮族自治区冶金建设公司、海南迪纳投资有限公司或其个人索赔。 即使各方对项目资金的结算有任何异议,万州文蓉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也应首先向广西壮族自治区冶金建设公司提出异议,然后向南地纳西投资有限公司提出异议 据他说,2014年,易振武到达施工现场后开始秘密录制音频和视频。 然而,直到项目完成,各种款项基本付清,他才拿出音像资料索要巨额款项,“也就是说,他来到海南时,从一开始就准备勒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