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普生物第一次开火时,高音调的风从哪个方向吹来

11月18日,开普勒生物公司(Kepler Biology)在2017年上市公司年报中打响了高周转率预披露的第一枪。公司控股股东提议每10股增加现金5元(含税) 受消息刺激,该股周一逆“一”的趋势上涨,完全忽略了当天的盘中跌幅。 这一趋势对a股市场的投资者来说并不陌生 因为高转移概念的炒作本身就是a股市场的一个古老传统。 对于发起高转移的公司来说,他们的股票通常会被市场高度炒作,高转移计划披露得越早,被市场炒作的机会就越大,因此许多上市公司为了迎合市场炒作而提前推出高转移计划。 但是投资者仍然困惑 毕竟,今年上半年,监管部门加强了对上市公司高流失率的监管。管理层表示,所有“高营业额”都必须纳入重点检查和监控范围,从事“高营业额”企业年度报告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也应纳入监管范围。 为此,许多上市公司都修改了“高转让”计划,以降低股份转让比例。一些引入“高转移”分配计划的公司股票也被市场冷落。 正因为如此,在开普勒生物公司(Kepler Biology)推出高转移到预披露计划后,该公司的股价被大肆宣传,投资者仍感到困惑:高转移到预披露的风将从哪个方向吹来?今年上半年,管理层显然有必要对上市公司的高流失率进行监管。毕竟,近年来,上市公司的高流失率已经退化为一种“过度流失率” 不仅一些业绩好的公司进行高转移,而且一些业绩差的公司甚至业绩差的公司也进行高转移。 此外,上市公司转让的股份比例也在增加,这与上市公司的业绩增长不相匹配。 但是在“不加区别的转移”背后,还有更多的混乱。 有些与机构炒作合作,有些与大股东合作减持,有些与上市公司合作再融资。 一些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提出出售股票,同时提供更高的转让。 这些混乱现象的存在严重损害了公众投资者的利益。因此,管理层有必要加强对上市公司高流动性行为的监管。 然而,在2017年底,当上市公司对其年度业绩和利润分配计划进行预披露时,开普勒生物(Kepler Biology)甚至对上市公司2017年度报告的高转移和预披露开了第一枪。可以肯定的是,更多的上市公司将对2017年度报告进行高转移和预披露。 从监管的连续性来看,管理层加强对上市公司高流失率行为监管的方向不会改变。 然而,为了使这种监管更加明确,同时增加上市公司利润分配的透明度,减少大股东或上市公司对利润分配的操纵,上市公司有必要规范其“高转移”行为,即建立上市公司“高转移”的监管制度。 这样,投资者一眼就能知道上市公司的股份转让是否合规,这也有助于投资者做出正确的投资决策。 例如,严格控制上市公司转让的股份比例,将上市公司转让的股份比例与业绩增长率挂钩。 规定上市公司转让的股份比例不得超过上市公司当年业绩增长率。 因此,一些业绩下降甚至亏损的公司无法转让股票,一些业绩增长较低的公司也无法“高速转让股票” 同时,为了保证公司的稳定发展,上市公司转让的股份比例限制在每年10股。 例如,为了防止一些业绩增长较高但每股收益较低的公司转让,可以规定每股收益低于0.50元的公司不得将10股以上的股份转让给3股。只有每股收益在1元以上的公司才能推出10-10股的高转移方案,使高转移成为优秀公司利润分配的“专利”。 此外,还设置了“高转移”的窗口期,将从引入“高转移”计划之前的一个月到“高转移”计划真相之后的三个月设置为窗口期。 在此窗口期间,严禁上市公司大股东发起或实施减持计划。 这样,上市公司的“高转移”行为自然会规范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