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鹏的理论:投资者笑着说反思刷牙机器人有好处!

直播中的就像春天的大风,在夜晚来临的时候,数百个直播平台突然出现,并很快成为今年最大的出风口。这个出风口的强风一半是投资吹来的,一半是机器人吹来的。在坤鹏理论出现之前,他在文章《从《阿忆戴达》中看到主播的混乱,解密直播行业的黑幕》中特别介绍。他以为每个人都会羞于刷这种东西,但事实上,我们想得太多了。今天我们来谈谈这个吧!盈科的投资者兼金沙江风险投资伙伴朱啸虎在最近接受行业媒体“投资中国网”采访时表示,机器人只是鼓励新主播和鼓励直播运营的一种方式…如果我们想鼓励一个新的主持人有现场直播的愿望,我们肯定需要看起来像更多的人有现场直播的愿望。这只是一种操作方式。 ”坤鹏在这里的评论赞扬了朱建国。这场危机公关是如此美丽。我不在乎我是否投资。你们这些游手好闲的人在干什么?!好吧,你很漂亮,你活着,我很丑,我先睡觉!顺便说一句,说到直播,坤鹏理论发现最近一些真正赶不上第一的直播节目开始学习PGC的脸书布局。 今年4月,脸谱网宣布将在其手机应用程序中增加一项实时视频服务。它允许用户向所有朋友或特定的团体和事件直播。用户可以通过脸书的实时地图观看来自世界各地的实时视频。 脸书还在线直播电视节目。像BuzzFeed、NowThis News、NBA和AJ+这样的平台都在脸书的平台上发布了自己的视频,每月的浏览量超过10亿。 FacebookLive现已向第三方开发者开放,这可能会将直播视频的受欢迎程度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它希望随着LiveAPI的开放,更多的开发人员会想出更多的创意。 此外,脸书没有忘记现场游戏。6月初,该公司宣布将与魔兽世界制造商暴雪合作。暴雪玩家可以通过脸谱网登录,这样他们就可以找到他们的朋友,并通过应用编程接口来玩游戏。 脸书用户可以在观看直播时实时留言。 事实上,更直白地说,脸谱网不仅允许基层民众直播,而且非常重视组织的直播。这是两种内容生成模式:面向基层人群的用户生成内容(UGC)和面向组织的PGC(专业生成内容)。 由于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UGC)缺乏现金能力,庞大而庞大的草根主播和混合直播内容,不可能形成商业规模的良性循环在平台上制造血液。 直播的带宽成本非常高。例如,斗鱼的带宽成本约为每月3000万元。除了带宽成本,直播平台还需要花钱支持主播。这还不包括直播战争造成的促销成本增加。 增资的冬天来了,所以有人说直播和团购没有区别,P2P和O2O曾经被认为是资本的出口。从荣耀到荒凉的时间可能只有一年。 是教资会有很多问题,尤其是不能给平台献血,所以PGC最近开始开火了!例如,花椒在6月15日宣布,它不是一个简单的直播平台,而是倾向于成为一个具有媒体属性的社交平台。 花椒直播总裁吴云松表示,最终目标是无佣金盈利,因为直播平台成为以主播收入盈利的主要方式。 结果,“蓉”平台诞生了,渴望禁止微博,成为直播社区的脸书。 所谓“整合”平台,是指花椒直播打破了媒体与媒体的界限,创造了一个“整合”平台,不仅为个人用户,也为企业用户通过直播平台生成更多高质量的内容和新的营销方式 事实上,现场直播正在走一条以文字为主导的自我媒体之路。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驱使所有的人使用自我媒体,然后海浪冲刷沙子,留下职业教育资助委员会。由于PGC相对于教资会有一定优势,它基本上是筛选内容制作者,进入者可以不断地制作高质量的内容,从而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内容的质量 未来,网络广播肯定会淘汰或大大挤压传统电视广播,国家将100%控制它,同时监管框架也推动PGC逐步走向这种模式,这种模式不仅在形式上更接近传统电视台,而且传统电视台也会一个接一个地走上平台。届时,直播肯定会进入国家审查系统,甚至PGC节目也必须100%在线向广电总局申请。 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呢?不涉及敏感话题的小规模、专业化、垂直化可能存在,但80%以上的违法违规、不坚持的人肯定会随波逐流,成为传统电视台向网络电视台升级转型过程中的炮灰!在风中悄悄地吹走…最终直播的发展轨迹再次证实了我们曾经说过的话,移动互联网并没有那么神奇,但它只是延续了原有的原有模式。这次只有电视台了!注:坤鹏理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手冯李鹏、滕大鹏和江礼坤组成。坤鹏理论还有一个新成员:廖伟 在这里,我们只在互联网上分享不同的观点和经验,包括互联网创业、互联网营销、移动互联网、互联网转型、企业互联网升级、新媒体营销等。 目前,已有10多万企业主、企业家、媒体和网民关注并受益于坤鹏的理论。他们没有很快注意到坤鹏理论的公开性:鲲鹏伦。 坤鹏的写作训练营已经开始了。想提高写作水平的自媒体人士可以添加微信:dpteng001、评论和写作小组,开始提高写作水平的旅程。

发表评论